详细页面

目送

发布时间:2020-09-15 作者:潘辉玲 来源:电气公司 字号:

    龙应台《目送》中:“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13年前的今天,亦同今日的初秋,微微清凉,村道两旁桦叶沙沙作响,远处的田野一片金黄,偶尔会冒出几座坟冢,空气中弥漫着谷穗的味道,满满都是。父亲穿着他只有在正式场合才穿的白色桑蚕丝短袖,骑着红色的YM-125摩托车,我坐其身后。一路上,父亲没有叮嘱的话语,或许他说了,因为摩托车“嘟嘟嘟”的声音致使我没有听见,所以那一刻我并不知晓即将告别父母,去县城开始独自生活的场景会怎样。到了学校宿舍后,父亲为我安排行李住宿。同宿舍室友熊嫣然妈妈为孩子铺起被单。父亲见状,问我“你会铺吗?”我利索地从行李箱拿出床单、被罩,有模有样铺垫起来。“这孩子真行!这都会?以后嫣然可要向你多学习”嫣然妈妈对着父亲夸赞我。父亲站在我身后,只是微笑着回应了。“有事,给家里打电话。”父亲随手从裤兜里递给我一张电话卡,没等父亲转身,我便匆匆离开了。恰巧,在通往宿舍小路转弯的地方,我回过头,父亲站立在校门口远远望着我。

    记忆中父亲的目送,很安静、很日常,没有任何仪式感,以至于我常常在想:“我的父亲是不是有些‘铁心肠’”,在我和哥哥成长的每个阶段,几乎听不到他对我们半悉心叮咛。

    养儿才知父母心。2019年11月5日儿子突然因为心肌酶高于正常峰值的2000倍,需要在儿童医院的重者监护室做进一步观察和治疗。进了重症监护室,也就意味着他在病态下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没有父母的陪伴下度过一整夜。对于一个即将满2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何其残忍!如果不进监护室,病情得不到更好观察,可能会延误孩子治疗。取舍交替、进退两难。“医生,能不能帮我们想想别的办法,只要能够陪在孩子身边,哪怕让我们在走廊站一宿都行!”先生泣不成声哀求前台护士。“按照规定,进了重症监护室的孩子,夜间家长是不能探望的,会影响到其他孩子。”护士态度坚决。“长痛不如短痛,我们送他进去!”说完这句话,眼泪哗然直下。儿子被护士强抱上医护车,他拼尽全力用嘶哑的声音嚎啕大哭,泪眼汪汪地望着我和先生。“砰!”重症监护室的门狠狠地斩断了父母与孩子交替的目光。室内,孩子传出歇斯底的哭声刺痛了我体内的每一处神经,我甚至不敢想象,这一夜孩子会哭多久?孩子、我、先生来讲,该是如何度过这漫漫长夜啊!“让他哭吧,他累了就会睡着!”或许天底下的父母面对如此状况,都是此般“狠心”吧。那天的夜,真的很漫长。

    现如今,看到活蹦乱跳的儿子,不由地会想,人生中的每一次目送,都是亲人之间那些无法言说的深情和爱。父亲的目送,藏着对我太多的不舍和担忧,可是他却必须用鼓励的眼神告诉我:“进去吧,那里才是你成长的地方!”而我们对儿子的目送,饱含着太多爱而难言的期待,期待他在成长的路上要一直坚强期待他在今后的日子茁壮成长……

 

浏览次数:28返回顶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