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五毛钱的记忆

发布时间:2022-07-07 作者:刘斌 来源:天津分公司 字号:

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都有难以忘记或者记忆深刻的往事吧?予我来讲,“偷”拿父亲的那五毛钱,至今记忆犹新。

我们家兄弟姐妹五人,父亲在京西煤矿工作,用微薄的薪水供养着全家的衣食住行。在那个物质匮乏、收入低下的年代,家庭经济状况可想而知,月底捉襟见肘更是时有发生。

记得那年,我七八岁的年纪,父亲请假收秋,我放学回到家,父母还在地里没有回来,几个姐姐也都不在家。饥肠辘辘的我翻遍了柜橱也没找到可吃的东西,不经意间发现父亲洗的发白的的确良衬衫上口袋鼓鼓的,悄悄打开是一沓褶皱得不能再褶皱的毛票。顿时,早上同桌在小卖部买油炸麻花吃的香甜的场面浮现在脑海。颤抖地伸出手来,但却不敢上前,父母从小就教育我们不能随便拿别人家的东西,更何况是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但香甜的麻花的诱惑力太大了,肚子更是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

“拿父母的怎么能算偷呢?”一边数着褶皱地毛票,一边自顾自地劝慰着,“拿多少?几分钱买不了什么东西,麻花要一毛钱一根呢,拿多了父亲肯定能发现。”经过再三权衡,我拿走了其中的五毛钱,并将他们迅速“变现”,如愿以偿的吃上了香甜酥脆的麻花,当时感觉那真是人间美味。剩下的更是安排好余下几天都“奖励”给自己一根。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不容乐观。当天晚上便东窗事发了。晚饭后,父亲把我们几个叫到一起,询问有没有捡到或从他兜里拿五毛钱。几个姐姐几乎异口同声的说没捡到,也没拿。父亲将目光转向了我,我内心虽忐忑不安,却也强装镇定。

“我也没看见,没拿。”

“那就奇怪了,明明买东西找了五毛钱呀?”父亲只顾自言自语。

“小斌,你确定没拿?”因为兄弟姐妹中数我最顽皮,父亲不放心地再次看向我。

“我没拿呀,不信把我送公安局去,见了警察叔叔我也是没拿。”我“信誓旦旦”仰着头。但是油乎乎的嘴角早已出卖了我,母亲更是从书包拉链上的油渍看出了一切。

看着我那笃定的小眼神,母亲打着圆场地冲父亲说道:“兴许是你记错了吧,也没准丢了呢。”说着拍了父亲后背一下,还给了我一个“神秘”的微笑,从她的嘴型中我读懂了,“下不为例!”

事情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但在我的心里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五毛钱,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父亲记的却那样清楚,从此以后,我也再不敢越雷池半步。

如今,生活越来越好了,但子欲养而亲不在,父亲离开了我们,我也将童年的这份亏欠倾注在子女身上,有吃喝方面的花销没有丝毫打过折扣,也愿父亲泉下有知,原谅我那次不光彩的行为。

浏览次数:78返回顶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