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页面

我的部长我的部

发布时间:2020-03-13 作者: 王一臻 来源:城建公司 字号:

你我也许只是这缥缈大荒中的一粒微尘,随着世事变迁,时光流转,渐渐游离于荒芜的边缘。最终,我们将会彻底消散,纷飞不知所终……然而,当不同时空交汇的某一刹那,你我注定会走到一起,这叫做缘分;我们就这样并肩一直走下去,则叫做幸运。

——题记

时光荏苒,来到通号工程局集团城建公司综合部已悄然走过了一年的时光。相比之前的工作经历,从时间上说可能只占到了十分之一,但从过程上看,却是极其丰富充实而又温暖快乐的。因为我们综合部里的每一个员工每天都活力满满,我们有一个细致而又耐心的部长,我们是一个团结一心积极向上的团队,我们更是一个欢乐的大家庭。

“我叫杨勇,80年,属猴”。我们部长这个简短的自我介绍简直与《我爱男保姆》里面男主方源的台词如出一辙。我对保姆的概念也正是从这部电视剧起,有了新的定义。而现实生活中我的部长,就像这部电视剧的名字一样,担当着公司上上下下的男“保姆”。

表面上看,综合部的工作似乎很轻松,但其实真正做好并不容易。我们部门不是成本管控部门,不是直接创效部门,更不是冲锋陷阵始终走在最前列的营销部门。说得高大上一些,我们是战略支撑部门。通俗来说,做好保障服务当好领导参谋才是我们部长的主业。为此,部长总是想尽办法提升服务质量,当好这个公司的男“保姆”。

工作上,部长是“拼命三郎”,严谨第一,效率优先绝对是他的工作信条。在他的带领下,综合部形成了高效的工作氛围。他常对我们说:只要咱们干工作按制度、按流程,往前冲就对了,不要怕做错事,做错了事我给大家扛着。

生活中我们都叫他“勇哥”,他也正是像大哥一样,在照顾呵护着我们这帮小兄弟们。有好几次,工作任务紧迫,他怕我们住得远回家不方便,常选择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加班到深夜。

高俊是我们的小车司机,圆圆的身材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司机在不出任务的时候还是挺无聊的,而他却把自己的工作生活填充得很满,给公共区域浇花剪草,帮部门开门打水都是最平常不过的小事,就算实在无事可做他也会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戴着耳机看电视剧,绝不会发出任何不和谐的声音来打扰我们。

其实,高俊还有一个响亮的绰号——“城建之光”。这个绰号可是大家都认同的,因为只要哪里的公共设施损坏了,哪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公司修灯、修水管、通厕所这些事儿几乎被他一人承包。9月份的时候,食堂一个师傅辞职了,剩下的师傅们实在忙不过来,在没有出车任务的情况下,他主动请缨,前往食堂支援。有一天,他忙完盛好饭从厨房出来,坐到我们部门的位置上。部长见他满头大汗,就调侃了一句:大家可要珍惜这几天的饭菜啊,这里的每一粒米都凝结着“高大厨”的汗水……

翁心宇是陪伴部长和我共同经历过2019年上半年巡视组巡视的搭档。提起这事儿,鼻尖总会有一种酸酸的感觉。因为那个时候,综合部除了高俊外,就是我们老铁三人。高强度的巡视自查和整改工作,几乎压得我们三个喘不过气来,那段日子里没有周末,没有假期。部长和我负责部门内部制度和行政办公,心宇负责一切对外事务。

那段时间部长每天游走于各个部门,催办、督办,落实工作推进情况,带头修订部门制度;心宇每天跑外面调研、采购、办业务,还有他的主业——管理信息系统;我每天在工位上一坐不起,修改制度和各类公文。

工作中,我和心宇两个配合起来的默契度还是很高的,每当我办公平台上的行政流程出现问题,或者需要新增一项行政流程时,我俩都会进行一番头脑风暴,把能够考虑到的种种情况全部列出,然后再一个个攻克。

去年12月,因工作调整,他在被安排去了工程部,进入了BIM工作室。送别的时候我感叹说:以后你可就是“技术男”了。他也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正儿八经地对我反问说:难道你是第一天知道“技术难”么……

施泽的年龄在部门中名列第二,工作经历丰富,为人低调随和,从不斤斤计较。范敬和王文杰是两个刚毕业的见习生。范敬一米八的大个,长得非常壮实,打得一手好篮球;文杰一米八八的大高个,身材瘦得绝对是女生羡慕的版本。他们三个去年8月份几乎前后脚加入到综合部,瞬间壮大了我们部门的规模,提升了我们部门的平均身高。心宇离开后,他的工作几乎就都分给了他们三个。

去年12月份,作为一个除部长外入职都不满一年的新团队,我们在公司的趣味运动会上,取得了一项赛事的团队第一名。而文杰凭借他的大长腿,一步顶别人两步还取得了一项个人赛第三名。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们部长带着施泽和范敬,克服万难,将防疫物资筹措齐备,每天坚守在公司的防疫一线,为办公区域消毒,严把入口,守护着公司返岗职工的健康和安全。

我,不知道在部门里还能不能勉强算个文学青年,总感觉自己纵使感怀万千、思绪奔腾,也难再续十年前的挥毫飘逸。就好像人生的那点儿文学精粹早已悉数抛洒在人生中最美好的那四年缤纷岁月里,一去不回……

平时大家说我总是带头制造欢乐氛围,这可能与我东北人天生的性格有关。我认为工作本身其实并不枯燥,只是我们要善于捕捉工作中能让人兴奋起来的活跃因子。而且快乐工作才能让工作效率更高,才能更加体会到工作的乐趣。

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带着点忧郁气质的,就像《梦里花落知多少》里的顾小北,那种略带典雅的忧郁。工作时我多数是要凝神注视电脑屏幕,双手在键盘上飞快而又轻盈地敲击。此时,我的眉头不由自主地微微皱在一起,像是在焦虑又像是在沉思。

这就是我,一半是落英缤纷,流水潺潺,莺声燕舞;一半是彩灯闪烁,白雪皑皑,圣诞颂歌。

这就是我的部门。部长坚毅沉稳,领着我们负重前行,是部门的中流砥柱。其他人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都能很快融入到中国通号这个大家庭,沉浸在这个崭新的企业文化氛围里,在不同的岗位上施展着各自的才能,为公司、为部门的发展贡献着各自的力量。

 

浏览次数:228返回顶部
相关新闻